DEL RADIO 002: 1-DRINK

DEL RADIO 002: 1-DRINK

DEL Radio 電台企劃第二彈找來日本 DJ 1-Drink,1-Drink 一直是 DML 團隊相當喜愛且推崇的 DJ,他的選曲涵蓋不同年代、各種類型曲風,總是帶著裝滿各式手繪、註記光碟的 CD 收納包,堅持用 CD 光碟放歌的風格更是令人印象深刻。除了 DJ 角色之外,從九零年代參與傳奇饒舌團體「キミドリ(Kimidori)」、創立知名設計單位「ILLDOZER」、再到現在與工藤キキ(Kiki Kudo)組成創意設計團隊「YOUNG AND ROBOT」,1-Drink 不論作為組合或個人名義都相當活躍,對比其低調作風與個性,1-Drink 從九零年代至今對於日本街頭、音樂及藝術文化發展及影響絕對是不可忽視。在 1-Drink 即將來台為 BABE DON’T GO 派對演出之前,我們特別邀請 1-Drink 為 DEL Radio 錄製 mix,並趁此機會與 1-Drink 稍微聊聊。

–九零年代身為傳奇饒舌團體「キミドリ(Kimidori)」一員的你,是在什麼機緣之下接觸並展開 DJ 活動的?
我其實對於「キミドリ」時期沒有太多印象,從組成到決定解散之間的活動時間大概只有三年左右…我只記得當時覺得自己不是非常擅長 freestyle,也不是太擅長饒舌…在那個時期 Drum n Bass 開始流行,我也在那時候開始接觸並喜歡上跳舞音樂。「キミドリ」終止活動後,我就開始策劃一些 Drum n Bass 派對。當時我只是想辦一些好玩的派對,並沒有把 DJ 表演認真當作一回事,頂多只是在舞池裡根本沒有人的冷門時段放一些自己喜歡的 House 跟 Drum n Bass。

–第一個讓你有“好酷…我也想當 DJ”這樣想法的人是?
自己喜歡的 DJ 可能列也列不完,但若要認真說的話,Ricardo Vilalobos 是我相當推崇的 DJ/音樂製作人。雖然我跟他的 Style 大相徑庭,但該怎麼說呢…他的 DJ 演出總有一種微妙的不平衡感,有時候會令人忍不住大呼驚奇。至於日本 DJ 的話,我認為在 Forestlimit(東京幡谷的一間酒吧/夜店)演出的 DJ 都非常有趣,總是能夠給我不一樣的靈感衝擊。

–堅持用 CD 光碟放歌的原因是?
我在早期的時候一直都是用黑膠唱片放歌,所以 CD 光碟對我來說就跟黑膠一樣,是實質存在的載體。

–不論是你的現場表演或是錄製的 mix 都沒有特定曲風…或是應該說曲風非常多元,你都是怎麼挑選或決定播放的歌曲/曲風?
我只是單純一首接一首的放我喜歡的歌,曲風類型從來不是重點。不同的歌、不同的曲風、不同的接歌方式…透過不同組合呈現的過程才不會讓我覺得無聊。雖然常常會有失敗、接得不順等各種突發狀況,但我認為這也是 DJ 的樂趣之一。

–除了 DJ 之外,先前你與 DJ Nozaki 合作發行了一張 10 吋黑膠,可否簡單介紹一下?
那張單曲唱片「ZZZ Featuring 1-DRINK – 99.9 (%)」是由 10 Inches Of Pleasure Record 所發行。至於製作這張唱片的機緣,其實是有一次我去 DJ Nozaki 家時一時興起好玩錄製的,沒想到就這樣發行了…那是一首很怪的 acid house,我自己從來沒有放過那首歌。

–你在東京派對放歌的次數應該不計其數,你最喜歡的一場派對演出是?為什麼?
現在能夠想到的,應該是約莫五年前我與 C.E 的 Toby Feltwell 共同策劃的一系列派對「対人対物無制限(Unlimited Interpersonal Objectives)」,當時還沒有所謂的 Lo Fi Techno,我們總是放一堆奇怪、實驗性的 Techno 跟 Jungle。

–印象中你在數年前曾來過台北,對於台北的印象是?
那是我第一次來台北,當時一位日本好友 Mari 居住在台灣,她介紹了許多有趣的地方,像是一些酒吧、餐廳、店鋪等等,但大多時候我只是在飯店附近的大街小巷逛逛走走。當時也有機會參與 Waiting Room 的電台活動演出,認識了一些有趣的朋友…整體氣氛非常放鬆舒服。順道一提,我真的非常喜歡滷肉飯,我真心希望裝滷肉飯的碗可以再大一些…那樣小的份量實在滿足不了我。

–最後,請你用一首歌總結這次即將來台演出的心情。
Bone Thugs-N-Harmony “Buddah Lovaz”